三汪神探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本书目录 > 第九章 估计要被开除了

第九章 估计要被开除了

更新时间:2018-06-13 22:25:24

第三沐风垂头丧气的耸拉着脑袋,估计是在为自己先前还潇洒离开,现在却狼狈回来的行为感到羞愧。

林羽冲说道:“如果住一起的话,我家肯定不行,因为我就住一单间,连卫生间都没有。”

两人又看向第三沐风,只见第三沐风也是摇了摇头。

周何方说:“那就住我家吧,我一个人住,是两室一厅。”

随后,他尴尬的走到营业员面前,客气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,你能不能再借我一百块钱?我保证,我一定会还你的。”

营业员不敢再和这些身份不明的家伙纠缠,连忙就拿出了百元大钞递给周何方。

他接过之后,再次诚恳的说了声谢谢,然后走出便利店的门,将第三沐风先前变成萨摩耶时掉落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。

林羽冲也带着第三沐风走出了便利店,他们一同走在冷清清的马路上,此时林羽冲似乎是想活跃气氛,他半开玩笑的说道:“我们现在算不算在遛狗?”

“汪!”

第三沐风顿时气得朝着林羽冲吼了一下,周何方无奈的说道:“别开这种玩笑了,这不是往人伤口上撒盐么?”

“哦,那个啊……”林羽冲不好意思的对第三沐风说道,“抱歉啊。”

第三沐风气恼的将头别到一边,正巧一辆出租车正朝着他们这边开来。周何方连忙拦下了出租车,跟司机问道:“师傅你好,载我们去……”

果他话还没说完,司机却是立即摆了摆手,打断了他的话:“不带!这么大的狗不带!”

说罢,他一踩油门就绝尘而去,只留下周何方几人在原地叹了口气。

哪怕身上有钱,却也没有司机愿意搭理他们。

直到天空泛起鱼肚白,他们终于回到了周何方所住的小区。

看门的李阿伯已经早起锻炼,他瞧见周何方带回了一条萨摩耶,笑呵呵的说道:“何方,什么时候买狗的?你这狗挺好看啊,像猪一样。”

周何方尴尬的看了一眼第三沐风,小声说道:“也就这阵子……”

“那也要记得拴着……”李阿伯语重心长的说道,“别吓到孩子了。”

周何方不好意思的道歉,一路尴尬的带着林羽冲和第三沐风回到了自己的屋子。

进了屋内,林羽冲毫不客气的往沙发上一趟,捂着眼睛,用疲惫的声音说道:“困死我了,之前就没睡好,我再睡一会儿。”

第三沐风也是劳累的趴在地板上,累得气喘吁吁,闭上眼睛开始休息。

周何方虽然也是疲惫不堪,但他知道自己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那就是上班。

之前招呼都不打就失踪了这么多天,也不知道报社那边是什么反应?

今天正好是25号,是公司开会的日子,可别因为自己旷工几天被开除了。

虽然眼下身体有些麻烦,但周何方也不想丢了工作。于是他关上自己

房间主卧室的门,就对二人说道:“你们就在这儿睡着,旁边还有个房间,里边有床给你们休息,我先去单位看看。”

林羽冲已经呼呼大睡,第三沐风也只是动了动耳朵,表示自己已经知道。

周何方也不再打扰他们,他走出家门,下楼打了辆出租车去公司。

当周何方乘坐出租车来到公司门口,李浩正好站在门口与两个同事聊天。

巧了。

几人聊的就是周何方无故消失的事情。

这些天周何方莫名其妙的失踪,都不给单位来个电话,同事们还传闻他是不是在调查新闻的时候撞了邪。

眼看着周何方走近,李浩皮笑肉不笑的开口道:“何方啊,前些天去哪儿了?”

“也没去哪儿……”周何方说道,“就是去调查新闻。”

李浩惊讶道:“调查新闻需要连着三天不跟单位联系吗?”

周何方一时间也找不到好的说词,就随口说道:“这个新闻比较棘手,我蹲点了几天。”

李浩打着官腔,笑吟吟的说道:“瞧你这话,整得跟狗仔队似的。不过还记得回来报道就好,我还真担心你在那地方撞邪。”

说实话,李浩今天打算好好跟周何方聊几句,因为他可是知道今天会议的一个内部秘密。

老板很欣赏周何方的表现,正巧周何方的前两篇报道获了奖,所以今天开会的时候,老板要给周何方升职。

这件事情,可是已经

被李浩打听到了。

周何方不知道李浩为何在自己平白无故失踪三天后还笑嘻嘻的,但他懒得跟李浩说客套话,他走进公司打了卡,然后就去会议室打扫。

打扫会议室,是公司里周何方才会有的习惯。原本这会议室是清洁阿姨打扫的,但阿姨这阵子摔着了,养伤的时间腰腿不太好。

公司内也没人愿意帮把手,领导又舍不得再请个阿姨过来,倒是周何方自愿为清洁阿姨打扫会议室和办公区,让她在工作时能多些时间休息。

等周何方打扫好会议室,人们也都是陆陆续续过来开会。

大家伙儿坐在一起,等着领导过来讲话。

李浩今天特意让周何方坐在自己的身旁,只为了到时候能第一个表示祝贺。

他还是不死心的,他很明白周何方若是当上副经理会给自己带来什么。

如果不能拉拢,倒不如努力让关系缓和一些。

现在就等着周何方的那个闹鬼新闻调查不好,让他在一直光辉的职业道路增添上失败的一笔。

当九点钟整,会议室的门被领导刘家驹推开。

他是阳城日报的老板,据传原本是挖煤的,后来阳城日报办不下去准备私营化,被他买了下来。

他肚子里墨水其实没多少,却偏偏喜欢装文化人,永远喜欢把一支油光发亮的鳄鱼牌钢笔别在衬衫口袋上。

原本还在小声议论着周何方可能要升职的人们顿时一片安

静,等着刘家驹坐下。

等他坐稳后,也许是今天感冒,忽地打了个喷嚏。

李浩连忙将纸巾递给刘家驹,装作关心的说道:“刘总,这几天天气转凉,还是要注意身体。”

刘家驹接过纸巾说了声谢谢,随后笑吟吟的看着周何方问道:“何方啊,这几天旷工了?”

“也不是旷工,就是工作上遇到点麻烦……”周何方不卑不亢的说,“我简单说说,就是目前的工作不好调查,我被软禁了几天,手机也坏了,所以没法跟公司联系。”

公司里的人们都是恍然大悟,看向周何方的眼神也有一点敬佩。

软禁这个词,如果其他记者说出来,恐怕大多是为了吸引眼球,给自己的形象加分。

但从周何方口里说出来,那就截然不同了。

因为他每次都冲锋在最前线,为给老百姓做出最有良心的新闻,说不清受了多少企业家和黑心商贩的威胁。

别说软禁,就连与人发生冲突也是家常便饭。

刘家驹叹了口气,说道:“你辛苦了啊,我这么说可能不适合,但我还是要讲。我们报社能有你,实在是福气啊。”

李浩原本的笑容渐渐凝固了,这句话他听在耳朵里怎么都不是滋味。

以前他升职的时候,刘家驹可没这么讲过。

“来,我给大家看个东西。”

刘家驹笑了笑,在他夸张的真皮公文包里找了一会儿,随后拿出本荣誉证书来

,在大家面前晃了晃。

他打开荣誉证书,笑道:“大家看,这是何方又一次获得的荣誉证书。这算起来,他已经是第五次获市内的奖。前两天我跟部长吃饭的时候,他就有提到何方,说何方是个好同志。这阳城的新闻啊,就是因为有何方这种好同志在,才能蓬勃向上的发展。我觉得吧,他的能力在目前的岗位上,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。”

这是刘家驹特有的说话腔调,他就喜欢搞上世纪讲话的那一套。

周何方饶是平时不屑于搞这一套,可再笨的人也能听出刘家驹的意思。

这一刻,哪怕是他也不由得激动起来。

若是能升职的话,在收入方面也能轻松一些,最重要的是,他就可以有更多的权限去寻找陈小夭!

想到这儿,周何方的眼神就变得渐渐火热。

一旁的李浩瞧见了这情况,不由得在心里冷笑:“平时装的正义,等到了升职还不是一个狗样?”

刘家驹将荣誉证书朝着周何方手里递去,笑呵呵的说道:“何方,你看看吧。”

周何方接过荣誉证书,他心里的激动越来越厉害,厉害到他自己也有些纳闷。

怎么心跳快的这么厉害?

莫非我是个如此看重功利的人?

正在周何方纳闷之时,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也是愈发火热,温度变得越来越高。

不好!

这一刻,他终于明白了什么事情将要发生。

变身!

周何方急了,他眼看着会议室里这么多人,连忙说了声抱歉,就急匆匆的朝着外边走去。

刘家驹一把抓住周何方,皱着眉头说道:“何方,我这正在开会呢,你往哪儿去?”

周何方想说自己去上厕所,可当他张口的时候,嘴里竟然都是发出呜呜声,怎么都说不出话来。

决不能让这么多人看到自己变身!

焦急之下,他只能用力一扯,顿时将刘家驹扯得失去平衡,哐当摔在地上,发出声哎哟惨叫……

周何方眼看着刘家驹脸朝地摔倒,却也只能转身快步逃走,在心里崩溃的念道:“估计要被开除了!”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